首页 > 吉祥彩资讯 > 老剧推荐: 董洁车仁表天若有情再也没看过三观如此正的剧了!

老剧推荐: 董洁车仁表天若有情再也没看过三观如此正的剧了!

背景介绍: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,就是养成!展颜(董洁 饰)是父亲临终托孤给季冬阳(车仁表 饰)的孤女,由于展颜父亲的死是给冬阳的一个恩情,冬阳对展颜无所不依。然而展颜一天天长大,这个小女孩的心思越发古怪,她向冬阳需索着爱,只信任冬阳。而冬阳虽然有着女友,内心却一直寂寞,他所有的宠溺都是给展颜的。但名分上他们是父女,难言的感情让二人的冲突越来越频繁地发生。而冬阳身边的爱慕者也对展颜有所顾忌,展颜认识了新的朋友,性格逐渐开朗,但心底总是有着一个结!

季冬阳:颜颜,我们不可能。你是早上的太阳,而我,我连自称自己是晚上的月亮都不够资格。我算什么呢?三十六岁的中年男人,身上抖一抖,除了沧桑,只剩下疲倦。我凭什么,凭什么大言不惭,理直气壮的让你喜欢?

颜:来不及了。从我十岁生日,你提着蛋糕,到我姥姥家那天开始,我就喜欢你了。……我决定喜欢你一辈子。不是你的一辈子,是我的一辈子。哪怕你现在就死了,只要我活着,我就会一直喜欢下去。一直,到我死了才停止。

季冬阳:我告诉你什么是龌龊。如果今天我接受了你,我们相爱,这是龌龊。一个快四十岁的男人,偷窃了少女的青春,享受她的肉体,这是龌龊。明明知道你还很年轻,我却假装自己也不老,欺骗你年龄根本不是问题,这才龌龊!

季冬阳:是,忘年之恋,第一个字就是“忘”。首先必须,忘记年龄,单单这点我就做不到!我清清楚楚的看着你长大,在你每一张成绩单上签名,出席每一次的家长会,你第一次用的卫生棉还是我帮你买的,你几乎等于是我的女儿,我不能假装你只是一个不相干的少女,我们之间怎么可能发生什么忘年之恋呢?

季:不。颜颜,是一个不容易交朋友的人。她很安静,慢熟。别人都已经燃烧到沸点,喝到最后一口了,她却连嘴都还没有张开,索性就不喝了。颜颜就是这样,别人永远也不会知道,展颜,曾经多么想加入过。所以,她寂寞。那个男孩,他有耐性吗?会懂得欣赏颜颜她所以安静,不是骄傲而是寂寞吗?他愿意付出心思去等待吗?一个粗糙的灵魂,能够分辨出玻璃和钻石的差别吗?他会知道,低调更是一种高贵的美吗?……

季:我舍不得。让她在一个陌生人面前,被剥光,哪怕是面对一个医生,我也舍不得。……要她一层一层的,由里到外,从小到大,把所有隐藏在内心的秘密,都拿出来检视分析。……这当中,有多少的不堪,多少的痛苦,那是很残忍的。连一个大人都不希望被透视,都不希望隐私被揭开,更何况……

季:废话。听起来是很有道理,其实根本是废话。因为你没有真正的爱过。讲起来振振有词,全都是一些空洞的理论。……一个小女孩,还来不及认识爸爸妈妈,就没有了爸爸妈妈。连撒娇都不会,因为没有机会。跟着严苛的外婆过日子。没有童年,没有朋友,连说话的对象都没有。你知道吗?我刚刚接她来身边的时候,发现她常常会自己点头,或是摇头。

季: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。去想一想那个画面。一个小女孩,在心里问自己,今天上体育课吗,点头,问肚子饿了吗,摇头。你去想一想,你知不知道,让人看见就想掉眼泪。我花了好长一段时间,才让她慢慢愿意试着对我说话。……我还记得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,“家长会”。……那一次家长会,只有我一个男的。颜颜很紧张。只有我知道她很紧张。全身都是僵硬的。……就是这样,一点,一点,融化她的。

展颜:爸, 我爱他,我爱这个男人,可不可以,如果你活着,我也要问这句话,我要知道,为什么不可以,他为什么要拒绝我。如果风可以爱上云,花可以向着阳开,为什么我不能爱他,如果火车可以经过每一站的风景,为什么他的心,不能让我停留,如果他不够好,不值得信任,你为什么要把你唯一的女儿托付给他?

展颜:面对一个陌生人,我所有的隐私,被一层一层的剥开,我不堪的往事,一次次的在反触。让人家知道,我从小就会偷;我的父亲母亲,不知道为什么就消失了,不要我了;我深爱着一个,我叫他叔叔的人。他也爱我,他一样也爱着我!你听见了吗?这些话,让你听着都会伤心!可见我有多痛苦!

季冬阳:你们怎么说我的?展颜很可怜快点救救她!快点把她医好,让我摆脱这个烂包袱;或者你老实的告诉她,展颜是我和王琪之间的绊脚石,如果没有她,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和王琪,和任何女人在一起。。。。。。是不是?是不是?是不是这么讨论我的?

展颜:如果我走了,再也不会有人每年会为你做一个生日蛋糕,再也不会有人会期待着每年跟你一起老。这世上只有一个叫展颜的女人,会希望一睁开眼睛,岁月就过了十五年。因为她爱你,爱到愿意用青春去做交换。

展颜:我不想醒过来。可不可以,我们两个人都不要醒过来。像以前一样,你会对我说,“颜颜你坏”,我说,“对”,可我们很快乐呀!不像现在,你只想把我送到医生面前,躺在陌生的房间里,让陌生的人去解剖,这样你就安心了,你就快乐了?你就可以不要我了?我不喜欢这样,我害怕,很孤单。你呢?你醒了,越来越清醒,你就快不要我了!像以前一样好不好?让我们回到从前。

王琪:正相反,你们的时间错了十八年。五月跟十二月,相隔的何止是两个季节。你们交错而过的,是大半个人生。时区里的四季,是可以被期待的,总有冬去春来的时候。可是人生里的四季,却是怎么样追也追不上。我可以陪着他一块,你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老去。这是他永远不能接受的。所以你说,我们两个,到底是谁,才在对的时间遇见他了呢?

方以安:展颜从来都不为别人活着。她心里眼里,就只有季冬阳,她为他而偷,季冬阳为她收拾善后,这是他们之间的游戏。说季冬阳爱她也好,宠她也好,放纵她也好,但这是他们的模式。那是他们的双人舞,举手投足,旋转回眸,都只跳给对方看。他们不需要观众。但他们在心里,为对方喝彩,和加油。

李纬凡:你为什么要帮展颜做这么多事呢?季冬阳如果真的心疼她的话,他自己出来买啊!展颜如果住的不舒服的话,她自己解决呀!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要你来处理呢?你是谁呀?你是他的管家还是她的妈?

王琪:牵动着我的,不是普通的线,是爱。谁爱着谁,谁就是谁的傀儡。你笑我也行,你骂我也罢,我就是这么没出息。替展颜做那些事情的时候,我还真的是挺快乐呢!因为她要离开了,不是吗?她要不离开,我还没机会替她张罗这些呢!要是哪一天哪,可以替她办嫁妆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

王琪:卑微?小凡,我跟你说一个道理:牙齿总比舌头硬吧。可是人老了,牙齿会先掉,牙齿都掉光了,柔软的舌头还是在的。所以你说,终究是硬的行还是软的行?我没像你,读那么多心理学的书,但是对于男人,我可能还是比你了解的多吧!男人是牙齿,是骨头,女人呢,还是软一点好吧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